<dl id='8rbx9'></dl>

    1. <i id='8rbx9'></i>
        <i id='8rbx9'><div id='8rbx9'><ins id='8rbx9'></ins></div></i><fieldset id='8rbx9'></fieldset>

      1. <tr id='8rbx9'><strong id='8rbx9'></strong><small id='8rbx9'></small><button id='8rbx9'></button><li id='8rbx9'><noscript id='8rbx9'><big id='8rbx9'></big><dt id='8rbx9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8rbx9'><table id='8rbx9'><blockquote id='8rbx9'><tbody id='8rbx9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8rbx9'></u><kbd id='8rbx9'><kbd id='8rbx9'></kbd></kbd>
      2. <ins id='8rbx9'></ins>

        <code id='8rbx9'><strong id='8rbx9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<acronym id='8rbx9'><em id='8rbx9'></em><td id='8rbx9'><div id='8rbx9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8rbx9'><big id='8rbx9'><big id='8rbx9'></big><legend id='8rbx9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<span id='8rbx9'></span>

            央行:加大疫情防控信貸支持 倡導銀行向實體讓利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2

              經濟日報-中國經濟網編者按:2月19日,央行發佈《2019年第四季度中國貨幣政策執行報告》(下稱“《報告》”)。《報告》指出,中國發展仍處於並將長期處於重要戰略機遇期,近期新冠肺炎疫情對中國經濟的影響是暫時的,中國經濟長期向好、高質量增長的基本面沒有變化。經濟增長保持瞭韌性,同時也必須認識到經濟下行壓力仍然較大。

              下一步,穩健的貨幣政策要靈活適度,加強逆周期調節、結構調整和改革的力度,保持物價水平基本穩定。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風險攻堅戰,牢牢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底線。將疫情防控作為當前最重要的工作來抓,加大對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貨幣信貸支持。靈活運用多種貨幣政策工具,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,促進貨幣信貸、社會融資規模增長同經濟發展相適應。

               貨幣政策要穩健也要靈活

              2月19日,央行發佈《報告》顯示,2019年以來,保持銀行體系流動性合理充裕。三次降低存款準備金率,為金融機構支持實體經濟提供2.7萬億元長期資金,靈活開展公開市場和中期借貸便利操作,合理把握流動性投放節奏。

              2019年,央行以改革的辦法疏通貨幣政策傳導,千方百計降低企業融資成本。報告顯示,2019年普惠小微貸款“量增、面擴、價降”,民營企業和制造業融資條件明顯改善。企業貸款利率顯著下降,去年12月新發放企業貸款加權平均利率為5.12%,較2018年高點下降0.48個百分點。

              報告稱,展望未來一段時期,新冠肺炎疫情對中國經濟造成一定影響,但持續時間和規模都有限,中國經濟基本面沒有變化。要堅定信心、保持定力,做好充分準備,認真辦好自己的事。將疫情防控作為當前最重要的工作來抓,加大對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貨幣信貸支持力度。在做好防控工作的前提下,全力支持各類生產企業復工復產。通過適當下調貸款利率、增加信用貸款和中長期貸款等方式,支持相關企業戰勝疫情影響。

              《報告》認為,中國發展仍處於並將長期處於重要戰略機遇期,近期新冠肺炎疫情對中國經濟的影響是暫時的,中國經濟長期向好、高質量增長的基本面沒有變化。經濟增長保持瞭韌性,同時也必須認識到經濟下行壓力仍然較大。

              下一步,穩健的貨幣政策要靈活適度,加強逆周期調節、結構調整和改革的力度,保持物價水平基本穩定。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風險攻堅戰,牢牢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底線。將疫情防控作為當前最重要的工作來抓,加大對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貨幣信貸支持。靈活運用多種貨幣政策工具,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,促進貨幣信貸、社會融資規模增長同經濟發展相適應。

              值得註意的是,《報告》提出,貨幣政策中介目標轉為廣義貨幣M2和社會融資規模增速與國內生產總值名義增速基本匹配,是科學穩健把握貨幣政策逆周期調節力度的著力點,既兼顧經濟增長,又有利於保持物價穩定。

              不過,《報告》指出,由於經濟下行壓力加大往往和社會信用收縮交織共振,廣義貨幣M2和社會融資規模增速略高於國內生產總值名義增速,體現瞭強化逆周期調節,以適度的貨幣增長支持高質量發展,防范社會信用收縮和經濟下行壓力之間形成惡性循環的風險。

              “當前宏觀杠桿率仍處在高位,這一機制設計也有助於保持宏觀杠桿率基本穩定,使得宏觀杠桿率很難像2009年至2017年一樣年均上升超過十個百分點。”《報告》稱。

               倡導銀行向實體讓利打破貸款利率隱性下限

              《報告》也關註到瞭銀行利潤增速相對較高的問題,並在專欄中詳細分析原因,認為需理性看待。近年來,我國商業銀行利潤增速總體趨緩,但仍相對較高,受到普遍關註和討論。

              數據顯示,至2019年三季度末,A股上市銀行總市值占全部上市公司總市值約16.56%,利潤總額占全部上市公司利潤總額約39.01%。2019年前三季度,我國商業銀行實現凈利潤1.65萬億元,同比增長9.19%。

              從利潤使用看,商業銀行利潤主要用於繳納所得稅、分配股利、提取一般準備、提取盈餘公積和留存未分配利潤,其中後三項都用來補充核心一級資本。

              A股上市銀行近三年數據顯示,商業銀行利潤約17%用於繳納所得稅,23%用於普通股股利分配,剩餘的60%全部用於補充核心一級資本。

              “由此可見,銀行利潤來源於實體經濟,大部分又用於補充銀行資本,並通過資本的杠桿作用,擴大對實體經濟的信貸支持,最終反哺實體經濟,促進經濟平穩發展。”《報告》稱,當前,銀行加大對實體經濟的信貸支持需要有資本金,化解風險也要有資本金,而銀行資本補充渠道少、難點多、進展慢,存在較大資本缺口,在拓展外源資本補充渠道的同時,保持內源資本補充能力尤為重要,維持一定的利潤增長有助於銀行補充資本,增強銀行支持實體經濟和防范風險的能力,也有利於達到國際監管標準。

              《報告》還分析,從利潤來源看,我國商業銀行利潤增長與資產規模較大和管理成本較低有關。2018年我國商業銀行凈息差平均為2.2%,處於國際中等水平,高於亞洲銀行業,低於美歐銀行業。2017和2018年我國商業銀行平均成本收入比低於30%,而大部分國際主要銀行成本收入比高於50%。

              《報告》認為,當前,我國處在轉變發展方式、優化經濟結構、轉換增長動力的攻關期,銀行要發揮利潤較多的優勢,進一步加大對實體經濟尤其是小微企業的支持力度,用小成本辦大事,把更多金融資源轉向小微企業,堅決打破貸款利率隱性下限,降低企業融資成本,適當降低對短期利潤增長的過高要求,向實體經濟讓利,暢通經濟金融良性循環。

              中長期看,激發小微企業等微觀主體的活力有助於促進經濟高質量發展,無論對實體經濟還是對銀行都是有利的,最終將有助於銀行利潤長期可持續增長。

               信貸繼續促經濟調結構堅定房住不炒

              此外,在房地產政策方面,《報告》繼續強調,會堅持房子是用來住的、不是用來炒的定位,按照“因城施策”的基本原則,加快建立房地產金融長效管理機制,不將房地產作為短期刺激經濟的手段。

              中原地產首席分析師張大偉表示,房住不炒是趨勢,也是原則,同時,地方在原則下微調政策也是趨勢。

              中原地產研究中心統計數據顯示,2020年2月因為疫情影響,全國房地產政策井噴,當月全國已有超過40個城市發佈瞭房地產相關政策。大部分都是有關疫情下的房地產市場調控。“40多個城市發佈瞭各種房地產政策,主要集中在公積金政策和土地款緩解政策,還有預售加快政策。這些措施不是鼓勵炒房,而是穩定房地產市場。疫情沖擊下,不可能鼓勵炒房,但房地產是重要行業,穩定也非常重要。”張大偉如是說。

              張大偉指出,多地發佈房地產政策,的確一定程度上緩解瞭房地產企業的資金壓力,特別是減緩土地出讓金交付,對於很多之前拿地企業有很大作用。另外,預售資金的監管政策放開,對於企業資金壓力緩解也有很大作用。

              此外,下階段,要發揮貨幣信貸政策促進經濟結構調整的作用,更好地服務實體經濟。運用好定向降準、再貸款、再貼現、宏觀審慎評估等多種貨幣政策工具,引導金融機構加大對小微、民營企業和制造業的信貸支持。

              事實上,2月3日開市以來,央行一直對市場資金面呵護有加,同時,2月央行相繼下調逆回購利率和中期借貸便利利率,為LPR(貸款市場報價利率)下降打開空間。市場人士普遍認為,接下來,要進一步暢通貨幣政策傳導機制,切實降低實體經濟融資成本,未來,隨著通脹漲幅回落,降準和降息仍有空間。

              報告進一步提出,下階段要健全基準利率和市場化利率體系,完善LPR傳導機制,推進存量浮動利率貸款定價基準轉換,促進銀行積極有序運用LPR定價,轉變傳統定價思維,堅決打破貸款利率隱性下限,疏通貨幣政策傳導。同時,要發揮好市場利率定價自律機制作用,維護公平定價秩序,嚴格落實明示貸款年化利率的要求,切實保護金融消費者權益。